長期忍受洗腎治療的慈祥爺爺

Those who have endured the treatment of kidney

年過七十的爺爺身體狀況一年比一年的差,
總是都待在高雄洗腎的他,即使洗腎過程如此地痛苦,
他也依然在我們面前強忍著痛苦,似乎是希望我們不用太過擔心,
由於大部分的家人都早已搬到台北去生活了,
但爺爺始終堅持著要留在高雄專心洗腎治療,
而待在高雄洗腎,也會讓我們變得比較難常常下去找他,
但爺爺也總是笑著說,他很健康!請不用擔心吧!

如果爺爺要是真的怎樣了,我們也會立即地從台北立刻去找他吧,
但爺爺並不希望我們如此地舟車勞頓,
爺爺只希望大家能夠開開心心地不用太過擔心,大家在台北過得開心就好!

擁有最為專業醫療團隊的高雄洗腎中心,為您獻上最無微不至的照護服務

The most careless service

昱湘的丈夫一直以來都飽受腎臟疾病所苦,
導致他時常地去高雄洗腎中心洗腎,
昱湘每每看見忍痛做洗腎治療的丈夫,
內心都會為丈夫感到十分地心疼與難過,
但昱湘的丈夫也依然很堅強地與自身的腎臟疾病抵抗著,
儘管洗腎過程如此地艱辛,他也從不為此抱怨或是流淚,
依然時常地去高雄洗腎中心做定期的檢查和治療,
他甚至還會安慰著在一旁看著他這樣忍耐而哭泣的昱湘。

高雄洗腎中心的專業醫療團隊對他們夫妻倆相當地照顧,
在昱湘丈夫正在做洗腎治療露出痛苦神情時,
護士總會在一旁安撫在旁的昱湘的情緒,使昱湘不用過於擔心,
而兩人這樣努力了許多歲月,這使得昱湘丈夫的腎臟疾病逐漸有了好轉,
某日,醫生向昱湘老公告知了好消息,
昱湘一聽到了這樣的消息,表現得相當地不亦樂乎。

一直待在高雄洗腎中心做治療的外婆

Always stay in Kaohsiung Kidney Center for treatment

外婆許多年來因為腎臟疾病的關係,所以一直待在高雄洗腎中心做治療,
我們的家是個相當傳統的大家族,基本上每個月都有一次家族聚餐,
而這幾年下來,由於家族的成員都搬到了台北,
所以每個月一次的家族聚餐也都直接在台北辦了,
但長期待在高雄洗腎中心做治療的外婆根本無法參與這樣的聚會,
這使得我們這些同輩的孫子們都為外婆感到相當地憂心,
還記得當年外婆還健康的時候,外婆相當地疼愛我們,
只要我們想要什麼,外婆基本上都會給我們,
因此這陣子我和其他表姊表弟都會抽空去探望在高雄洗腎中心的外婆。
希望這樣子可以彌補她沒能參加台北聚餐的遺憾。

至今到高雄洗腎的感慨

so-far-kaohsiung-kidney-wash-feeling
洗腎以後才發現人類其實很脆弱
光是少了一項臟器功能,都會使人縮短了生命
而器官你卻永遠都不知道它什麼時候突然壞掉

明明不菸不酒 健康的作息 卻還是得到洗腎的宣判
心情晴天霹靂 老天爺為什麼這樣對待人

高雄洗腎可以幫我們解決許多事情
不要讓事情變得更難以解決

我們可以知道透過這些事情能得到哪些改善
高雄洗腎醫師都會跟人們說明 洗腎時帶來的幫助
和即將面對的任何風險

我在高雄洗腎時,因為覺得日子都在洗腎,決定也要幫助像我一樣的人
所以我選擇加入了志工

定期健康檢查可以知道要不要到高雄洗腎

every-year-health-check-can-know-whether-not-kaohsiung-kidney-wash
每年固定去健康檢查,絕對是很棒的投資。
預防勝過治療。

人的身體奧妙總是像命運一樣難以捉摸,
哪時候突然要上高雄洗腎了你也不知道!

有的人明明不菸不酒,卻還是染上了癌症,
有的人明明作息正常、脾氣好,卻還是早逝。

每一個人都是由母體生下來的肉體,那這肉體的DNA、指紋都是不一樣的,
獨一無二的症狀。

從前,世界上最痛苦的病就是洗腎,活著受折磨,
但現在有高雄洗腎就已經大大減輕了洗腎的難過。

您最值得放心的高雄洗腎中心

You are most worthy of peace of mind Kaohsiung Kidney Center

母親因為多年的腎臟疾病使得她不得不長期居住在高雄洗腎中心
高雄洗腎中心的醫療設施和醫療人員都相當地好,
母親也與裡面的每個病患以及其家屬都相當熟悉,
醫生和護士也都相當地關心母親的身體健康。

即使母親在高雄洗腎中心的生活過得相當地舒適,

但母親的病情也遲遲沒有什麼好轉,
我們一家子與醫生也都對此感到相當地憂心,
洗腎中心的其他病患們也十分關心著母親的身體。

不知道從幾何時,洗腎中心的大家彷彿已成了一個大家庭,
一個圍繞於母親身邊的大家庭,
在每每母親要去定期做檢查和洗腎之時,
經過的人們也都會不時地替母親加油打氣,
這樣的光景使我們都感到相當地感動。

 

努力洗腎的父親的愛

Trying to wash the father's love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父親那厚實又堅挺的肩膀開始變得憔悴,
原本壯碩的身材也逐漸變得相當地乾扁,
曾是一頭烏黑的頭髮,如今也白髮蒼蒼,
年老的父親也因為身體的消退,近年總受疾病所苦,
時常不得不去定期洗腎做檢查,
即使洗腎過程如此痛苦,在一旁的我們都相當地於心不忍,
我們也希望父親能夠繼續安然地陪伴在我們身邊,
父親也從來不曾抱怨過洗腎到底有多辛苦。

就如同年輕時的他,白天在外到處為家奔波,
晚上又繼續待在工廠奮力地工作,
總是半夜才回到家的他,也不曾抱怨自己辛苦過,
我們都相當感謝這樣辛苦又堅強的父親。

給長期待在高雄洗腎中心的外公一個驚喜

To the long stay in Kaohsiung Kidney Center grandfather a surprise

我們對於外公的印象總是一臉很嚴肅地坐在角落看著報紙,
雖然外公平時總是十分可怕的樣子,
但外公每到過年時,總是會毫不吝嗇地給我們厚厚的壓歲錢,
用著年老又粗糙的雙手輕輕撫摸我們的頭,
要我們要好好長大,好好運用這筆錢去享受人生,
曾幾何時,這樣的光景已不復存在,
外公因為腎臟疾病的原因,而不得不待在高雄洗腎中心
即時是過年,還是什麼大日子,
外公也總是獨自一人待在高雄洗腎中心裡面,
這令我們原本熱鬧的一家忽然感到格外地寂寞,
於是我們便偷偷地一同準備了外公最喜歡的食物一起去高雄洗腎中心探望他,
想要給外公一個大驚喜。

 

與洗腎的外婆一同克服難關

 grandmother together to overcome the difficulties

外婆是我們這些子孫輩們最喜愛的長輩,
每年過年時大家一起回去時,
外婆總會毫不吝嗇地大方招待我們,
給我們大筆的壓歲錢,許許多多好吃的佳餚,
我們想要什麼,外婆都會想辦法給我們,
這使得我們的爸媽以及其他親戚們都相當得頭疼,
而在前年年初,外婆因為腎臟疾病而不得不去醫院洗腎
過年那熱鬧的景象也只能化為了回憶,
所以只要有機會回去的時候,
我和其他子孫輩們都會一同探望辛苦洗腎的外婆,
儘管我們再也無法看見外婆健康的樣子,
也會一同與親愛的她度過洗腎的難關。

 

獨自在高雄洗腎的嬸婆

Alone in Kaohsiung Kidney's aunt

嬸婆長年因為腎臟疾病的關係,所以一直留在高雄洗腎
我們家是個相當大的大家庭,每個月都有一次家庭聚會,
但這幾年下來,由於家庭成員都已搬至台北來居住,
所以聚會什麼的也都直接在台北辦了,
而嬸婆在聚會之時,也依然獨自一人留在高雄的老家,
即使大家曾多次請她也一塊搬上來,
嬸婆依然堅持想要繼續留在高雄洗腎
嬸婆沒有任何親生的孩子,也僅有我們這些小孩,
在嬸婆還健康時,她也是相當地疼愛的我們,
所以我和其他堂哥堂姊都會抽空時常探望在高雄洗腎的嬸婆。
希望能藉此彌補她沒能參加台北家聚的遺憾。